昨天午飯後去了公司旁邊的一家Gallery,裡面每個月都會展出獨立畫家的作品,也可以購買。一副充滿童心的畫作by Jon Lau讓我想到如若掛在我們的飯廳會多有愛。

無限的歡喜從中散髮出來。可惜價格不菲,只能放棄。

接著買了一本筆記本。美麗得不得了,無論如何使用它也覺得是褻瀆。可是放著那麼多空白的筆記本,老了之後回頭也不過是一對精美的紙張。

但若是用上了,記錄詩歌詞賦后,應該更有意義吧。

總之還是要多寫東西才行。

 

在美國花錢真的很快,不知不覺就又要給自己匯錢了。國內的工資趕不上這邊的消費,著實有些費力。雖不用擔心自己吃不飽飯,也沒有流落街頭的擔憂,可是還是為自己捏一把汗。

 

昨夜沖涼,想到何謂勇敢。

是自小離家,亦或是保持笑容,再或者是學會原諒?

或許都不如踏出往外走的一步來的實在。

我們最大的恐懼來自於未知,對猜不透的東西,對不明白的人,對不了解的事物,對陌生的環境感到恐懼。

我們宛如被矇住眼睛的獸,徘徊在一片黑暗中,周遭全是猛獸的吼叫,風聲擦過枯樹,我們感到害怕。

“接下來會怎樣呢,會不會遇到可怕的事情。”

但只要踏出那一步就能將一切未知變成已知。

在那之後便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。

來到未知的星球,遇上你的狐狸與玫瑰。

本以為存在的猛獸不過是另一個內心柔軟的人,本以為的張牙舞爪是喜悅的人們為你張開的懷抱。

去陌生的國度,去認識不同的人,去嘗試新鮮的挑戰。

在那之後,那些沒有見過的、吃過的、玩過的,那些對其未知感到害怕的存在,都不再可怕了。

人一定要往外走。

不再徘徊“那是什麼,感覺很可怕”,不再猶豫“我該不該去,我能不能做好”。

將擔心害怕的真正經歷后,坐在夕陽下享受豐收的果實。

评论